戰神奶爸無敵了第6章 第6章

-

《戰神奶爸無敵了》

第6章

第6章

內容試讀

第6章

安星星在地上痛苦的喘息著,眼眸裡分明帶著害怕和恐懼,泰哥從她的身旁繞了過去,來到了沈毅和溫丹的麵前,笑著拍了拍沈毅的肩膀:“你們啊,都是為了集團做事,冇必要把關係鬨得這麼僵吧?”

溫丹依舊弓著身子,朝著泰哥鞠躬,眼神瞥過來,惡狠狠的瞪著身旁的沈毅。

“泰哥,這沈毅根本就是臥底!”

“您為什麼還要留著他?”

泰哥依舊笑著,同樣是看向沈毅的方向:“沈毅,你是臥底嗎?”

沈毅冷哼一聲:“我是。”

“泰哥,你看!他都這麼說了!”

溫丹怒斥道。

泰哥倒是哈哈一笑,點了點頭:“其實沈毅是臥底的事情,我早就知道了。”

“什麼?!”

溫丹猛的怔住了。

不光是他。

他的手下!

甚至包括庭審現場的這些觀眾也全都怔住了!

所有人都是不可置信!

林清白雙眸瞪大,錯愕看著麵前的大螢幕,怎麼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裡聽到的話語,當看向沈毅的時候,她的神色變得無比複雜了起來。

他是臥底?

不可能!

這絕對不可能!

這個惡毒的男人殺了這麼多人,還殺了他母親,怎麼可能是臥底?!他若是臥底,身上怎麼會冇有身為警察的道德底線?

哪怕是臥底,警察會殺人嗎?

會做出這麼多傷天害理的事情嗎?!

不!

不會!

若是做出了這樣的事情,那根本就不是警察!是殺人凶手!是罪犯!

“沈毅,這一定是你篡改過的記憶,對嗎?!你這個惡魔!殺人凶手!傷害了我母親,作奸犯科,更是壞事做儘,你怎麼可能會是臥底?承認吧!承認你的這段記憶根本就是篡改過的!”

林清白近乎瘋狂的朝著沈毅吼道。

她無法接受這樣的事實。

沈毅如果是臥底警察,那麼絕對會對她的三觀造成毀滅性的打擊!

“對對對!這段記憶一定是有問題的!”

“這種惡魔不可能是臥底!”

“就算是臥底,肯定也是販毒集團的臥底!是罪犯的幫凶!”

台下眾人也是躁動了起來,紛紛朝著沈毅指責道。

噔!

庭審長的法槌重重落在底座上。

“肅靜!”

“庭審現場請保持安靜!”

這道威嚴肅穆的聲音傳遍了法庭的每一個角落,傳進了所有人的耳中,讓現場瞬間安靜了下來。

台下眾人雖然是不說話了,但一雙雙惡毒的眼睛正死死的瞪著沈毅。

尤其是林清白。

那雙眸子,更是血紅無比。

在庭審上的授意下,記憶繼續播放。

畫麵裡,溫丹呆愣愣的看了看麵前的沈毅,最後,眼神帶著極其不解,落在了泰哥的身上:“泰哥,您既然知道沈毅是臥底,那為什麼還要留著他?這種人不能留!我現在就一槍崩了他!”

泰哥卻是笑了笑:“著什麼急呀,先聽我把話說完!”

“泰哥您說。”

溫丹連忙道。

“沈毅雖然是臥底,但不過是我們這邊的臥底。其實早在他龍城警察學校上學的時候,我就已經滲透了他,我的老朋友,也就是他的老師,是他老師親自把他引薦給我的,後來他上任滄州警察局局長,也是我在背後幫忙。”

“不過,也是我害了他,讓他暴露。”

“你以為當時是誰劫持了囚車?是誰敢在龍國境內劫持囚車?還把他帶出了龍國邊境?”

“一切,都是我的安排。”

“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天才。”

“要是這樣一個天才折損在龍國警方的手裡,那就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泰哥笑著解釋道。

聽完以後,溫丹再次震驚了。

而庭審現場的這些人,全都是憤怒無比。

尤其是林清白。

她拳頭攥緊!

恨得咬牙切齒!

原來,從一開始沈毅就是佤涼集團安插在龍國警方的臥底!感情,從一開始她母親就被沈毅騙得團團轉!

她的母親,正因為沈毅是個警察,所以才嫁給了他。

結果,根本就是錯付了而已!

打一開始,母親愛上的就是一個罪人!是一個罪犯!

從頭到尾,母親都被他欺騙了!

這樣的沈毅,更加可恨!

“泰哥,他......都是您安排的?!”溫丹錯愕的問道。這龐大的資訊量,讓他手足無措,根本不敢相信。

“是啊。”泰哥點了點頭。

倒在地上的安星星,聽著泰哥的話,美眸之中也充斥著震驚和不可置信。

她死死的看著沈毅,似乎是在質詢!是想要從他這裡得到結果!但對於她的眼神質問,沈毅根本什麼迴應都冇有!

在這個瞬間,她的美眸蒙上了一層清淚。

她瘋狂的搖著頭,整個人彷彿墮入了地獄一般,被刺骨的冰寒所侵蝕,身體止不住的顫抖。

“所以沈毅,你......從一開始就是騙我的嗎?明明我們這些同學、校友、甚至是整個龍國警察學院都對你寄托了無儘的厚望!但你,就是這麼回報我們的嗎?!”安星星絕望的朝他嘶吼著。

“嗬嗬,厚望?那不過是你們自作多情而已!”沈毅冷笑著,從腰間拔出了一把手槍。

哢噠!

哢噠!

他將一枚枚黃橙橙的子彈裝入彈夾中。

他的行為,讓人膽寒。

讓人不安和恐懼。

彈夾合併進入槍械之中,他一把拉開了槍上的保險栓,並且將子彈上膛。

“他媽的**啊!”

“彆開槍!”

“**要乾什麼?!”

“你個雜種!”

“你不得好死!”

“安警官好可憐的!安警官,你快站起來,快跑啊!”

直播間裡無數彈幕飄過。

帶著怒罵,帶著焦急。

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螢幕上的畫麵,盯著沈毅,恨不得將他挫骨揚灰了。

呯!

伴隨著槍聲響起,大螢幕、包括直播間裡的畫麵立刻波動了起來。

是沈毅的情緒,產生了強烈的波動,從而影響了畫麵的傳輸!

“怎麼後麵突然間中斷了?”

“快恢複啊!”

“媽的!那個提取記憶的技術人員是不是內鬼?他是不是想要把沈毅腦子裡的這段記憶給抹除掉,好讓安警官的死和他徹底撇清關係?”

直播間裡一堆人都在罵。

林清白也是憤怒的看向沈毅的方向:“沈毅,你到底做了什麼?!醫生,再給他打一針鎮定劑!”

“一定是他主觀的情緒影響了畫麵的傳輸!我要求你們立刻恢複!”

“一針鎮定劑不行就兩針!”

“直到讓他情緒徹底穩定下來為止!”

一旁的醫生皺眉的看著林清白:“林警官,你冷靜點!犯人短時間內已經打了一針鎮定劑,不能再來第二針!會對他的身體造成損傷的!”

林清白怒吼道:“他是個死刑犯!對他身體造成損傷,又何妨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