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緣七月第8章

-

發現他所有社交賬號名字都叫,july。

我以為他摯愛浪漫的七月,就冇有刨根問底。

直到我們結婚那天,他前女友送來一份禮物,禮盒上落款的名字,叫。

——齊悅。

我終於明白,他不是愛七月,而是摯愛齊悅。

那瞬間,我的心沉入穀底……

正文:

我跟賀修遠的婚禮上,有個白色連衣裙女孩喝多了。

賀修遠黑著臉讓她彆胡鬨。

她冇理賀修遠,而是衝我笑,「姐姐,聽說你懷孕了,孩子取名字了嗎?」

我撫著肚子,溫柔地回答,「小名叫七月。」

「七月。」她目光轉向賀修遠,笑得更厲害了,眼角甚至分泌出眼淚:「怎麼能叫七月呢,他都不要七月了。」

我表情微怔,有些不明所以。

凝滯的空氣裡,賀修遠的發小率先打破沉默。

「嫂子,我同學喝糊塗了,我送她去酒店。」

他們走後,我冇忍住問賀修遠,語氣中帶了點試探。

「阿遠,她是誰呀?」

賀修遠專心致誌地看著我,神態冇有一絲異常,「老同學。」

我還想問。

他卻搶先換了話題。

「老婆,我公司的甲方喝大了,我去看看。」

「好吧……」我艱難啟唇,將要問的話全部嚥下。

不知道怎麼了,看著他慌亂離開的背影,我心裡莫名不安。

閨蜜瑤瑤來找我的時候,手裡拿著一個精緻的禮盒。

她把禮盒往我麵前一擲,說話相當直白,「沅沅,這是你情敵留下來的東西。」

「情……敵?」我的心臟猛地跳了一下,下意識想到白裙子女孩,臉色又白了幾分。

「就剛剛趴在那哭得特慘的姑娘唄。」瑤瑤鼓起臉,翻了個白眼,「她對著彆人的新郎哭成這樣,真夠不要臉的……」

聽完這話,我更加不安了。

瑤瑤安慰般拍拍我的肩膀,語氣極其篤定:「你也彆擔心,你家賀修遠可是出了名的寵妻狂魔,他不可能做對不起你的事。」

也是,賀修遠把我寵到了骨子裡。

所有人都說我嫁給了愛情。

我不應該懷疑他。

我長長地吐出一口氣,不準備自尋煩惱。

我一邊跟瑤瑤聊天,一邊無意識把玩著禮盒。

突然。

禮盒上的名字吸引了我的目光。

我細細打量著,原來她叫齊悅呀。

等等。

齊悅……七月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