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任難重緣知乎第2章

-

江邵似乎真的怕打擊到孩子的自信心,也想給家長一些安慰。

還給一群差生,專門搞了些衛生標兵、勤勞標兵……

而我家逆子光榮上榜。

五個裡麵,他喜提三個名額。

我拳頭都硬了。

就在這時……

「哪位是宋以軒的家長?」

我身體一僵,不敢吭聲。

江邵重複問了一遍。

家長們左顧右盼地望來望去:「是誰啊?怎麼老師問話都不理。」

我硬著頭皮站了出來,故意夾了夾嗓子。

「我在。」

江邵頓了頓,視線緩緩地掃過來。

「宋以軒的家長?」

我咬牙:「對。」

他本身微勾而顯得平易近人的唇角,直接趨平。

渾身散發出我熟悉的冷意。

我不敢說話,也不敢抬頭看他。

過了許久,他才重新開口。

「宋以軒的成績雖然不太理想,但在生活方麵還是很出色的,你平時的教育方法,可以分享一下嗎?」

我僵硬地扯出來一抹微笑。

江邵肯定是認出來我了。

這問話,肯定是公報私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