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

-

“小寶貝,你聞起來好香呀。”

“討厭啦,不要動手動腳,你答應給我買的項鍊還冇有兌現呢,達咩呦。”

“這都不是事,今天就給你買,剛好我最近有一筆額外的收入,是我手下一個實習生的救助金。”

“......”

在門外的陳飛聽到這番話,咬緊了牙,攥緊了拳頭。

陳飛是一名大四醫學生,現在是天海醫院的一名實習醫生。

因為實習生身份的福利,陳飛把自己得了惡性肺病的母親接到了這所醫院。

今天,陳飛在閒暇之餘去照顧母親,卻被收費處的護士告知自己母親的醫藥費不夠了。

當時聽到這話,陳飛還愣住了。

因為他們家境貧寒,他給母親申請的可是有救助金的,怎麼可能醫藥費不夠?

詢問護士是不是搞錯了的時候,護士語氣非常肯定,表示是郝主任親自簽的字,不會搞錯的。

於是陳飛便來找郝主任問個清楚。

可誰知剛到這兒,就聽到了郝主任和他情人的對話。

原來自己的救助金讓這郝主任私自挪用了。

陳飛卯足力氣,一腳踢開了辦公室的大門。

辦公室內,一名年輕的護士正坐在郝主任的雙腿上,衣衫不整,背對著門口。

而郝主任則被門口的動靜嚇得瞬間不行了,這讓他怒火噌的一下就上來了:

“你特麼找死?乾嘛呢”郝主任趕緊提上褲子,指著陳飛罵道。

“郝建,你說我乾嘛呢,我媽救助金呢?你這樣還算什麼醫生?還算什麼主任?”陳飛確定是郝建拿走了救助金,心中氣憤,脫口而出。

“陳飛,飯可以亂吃,話可不能亂說啊。”郝建眉頭一皺。

“我剛纔都聽到了,你還敢在這裡狡辯。”

“那是我媽的救命錢,趕緊還回來,不然我會把你的情況反應給醫院。”陳飛纔不想去管郝建的破事,他現在隻想要回自己母親的救助金。

聽到這話,本來多少還有點兒心虛的郝建頓時就笑了:

“威脅我是吧?我作為科室主任,有權調動你媽的救助金,我隻是暫時替你保管而已。”

“我可以把你媽的救助金還給你,可是你竟然對我這個主任這樣無禮,以下犯上。這是你該做的嘛?”

郝建似乎找到了問題的突破口,一下子便把黑鍋甩到了陳飛這邊。

陳飛聽到這番話,真的是被氣到了,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的人?

現在自己母親的救助金要緊,至於自己陳飛現在也顧不上考慮了。

“我隨便你怎麼處理,但是我媽的救助金必須還給我,繳費處的護士已經來催了,趕緊把救助金拿出來。”陳飛大聲說道。

隨著這邊的動靜越來越大,來看熱鬨的人也越來越多。

看到聚集在門外的人群,郝主任知道陳飛這是要魚死網破了。

“陳飛你有種,你媽的救助金我在保管著呢,我會給你的,但不是現在。”

“現在我要先來談談你的問題,在怎麼說我也是一個科室主任,是你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能來挑釁的嘛?”

“不要忘了,你還在實習,而我有你實習時的評價權利,你說我要是把今天的事情寫到你的檔案裡,你在醫學這塊還混的下去嘛?”

事情到了這個地步,陳飛也顧不得自己了:“這是我的事,不用你管,現在我隻需要你把我媽的救助金還回來。”

一時間氣氛有點凝固。

“等一下!”但就在這時,一道喊聲從門外響起。

因為放心不下自己兒子的張芸,拄著輸液的鐵桿虛弱的來到了郝主任的辦公室門外。

剛來便聽到了郝主任說要讓自己的兒子在醫學這塊混不下去。

心急的張芸也不知那裡來的力氣,推開了門外圍觀的眾人便擠了進來。

“郝主任,請你不要為難我的兒子,我兒子有什麼過錯,我來......”

“咳......”張芸話還未說完,便猛烈的咳嗽起來。

聽到張芸咳嗽,陳飛趕緊過去扶住了自己的母親。

而郝主任看到張芸咳嗽,嫌棄的捂住了口鼻,他知道張芸是有肺病的。

郝主任的動作,引來了圍觀人的不滿。

“你身為一個醫生怎麼能嫌棄病人?”

此時陳飛更是怒目瞪著郝主任。

郝主任看著陳飛的眼神,心中無名之火燃起,你一個小小的實習醫生憑什麼敢在他的麵前囂張?

想到剛纔自己被陳飛嚇得不舉,郝主任眼神變得陰冷,他要陳飛付出代價。

“你要替你的兒子出頭是吧?行,我也不是不通情達理的人。”郝主任說著吐出了一口濃痰。

“這樣吧,你要是能把這口唾沫給我舔乾淨,我就放過你兒子,而且你的救助金我一分不少的給你。”

郝主任說的輕描淡寫,但張芸還是聽出了其中威脅的口氣。

“郝建,你特麼混蛋......”

陳飛剛想衝上去,但卻被張芸攔住,她一臉苦澀:“郝主任,非要這樣麼?”

郝建冷笑一聲:“當然你也可以選擇拒絕,不過你兒子的後半生可就跟醫學無關了。”

他兄弟剛纔被嚇的都快不行了,他能輕易放過陳飛纔怪。

“彆,千萬彆!”張芸趕緊喊道。

想到因為自己的肺病,一直拖累著自己優秀的兒子,張芸心中一直十分自責。

對於她來說,隻要能夠幫到自己的兒子,自己做什麼都是願意的。

“好,我按你說的做。”張芸說完便俯下身子要去舔那口濃痰,可是因為身子太過於虛弱,反而差點跌倒。

還好陳飛及時扶住了母親,他的眼睛現在已經赤紅。

“哈哈,笑死我了,龍生龍,鳳生鳳,果然狗東西就是狗生的,真是賤骨頭,這樣的要求你也能答應。”

郝主任一臉的得意,今天他真的是看到了有趣的一幕,心裡覺得張芸真的是太好笑了。

“老東西,既然你不能蹲下,那便趴下吧,我來幫幫你。”郝主任說完便伸手想要按下張芸的腦袋。

看到自己的母親如此受辱,本就在爆發邊緣的陳飛徹底的爆發,提拳就上。

“郝建,你敢羞辱我媽,我跟你拚了!”

但冇想到的是,陳飛的這一拳卻是被郝主任給躲了過去。

陳飛繼續猛攻,就這樣,兩人扭打到了一起。

終歸是陳飛太過於年輕,最後被郝主任拿起桌子上的菸灰缸砸到了腦袋。

鮮血順著陳飛的腦袋流下,流進了陳飛的心口。

所有人包括昏死過去的陳飛都冇有注意到,血液流進陳飛心口之後,便被陳飛胸口佩帶著的傳家寶給瘋狂吸收。

傳家寶像海綿一樣允吸著陳飛的血液,最終一滴血紅色的水滴狀晶石浮現在了傳家寶的中央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