冷秋笙元子睿第7章

-

“小西,把我明後天的工作日程調出來。”

小西是個細心沉穩的姑娘,跟了波風一年多,兩人間的默契早已不需太多言語。

接到波風提前來上班的電話,小西就把她這周的工作日程列印好放到辦公桌了。

“喬姐,告訴你個好訊息,南豐被顧氏收購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喬姐,人事部說我們的聘用合約明天要改簽,以後我們都是顧氏的員工啦。”

“嗯。”

“喬姐,剛收到一封匿名信,說有方盈盈插足彆人感情的證據。如果公司不出封口費,明天就把視頻爆出來。”

“方盈盈的事兒先不要管。與事業比起來,她更希望嫁入豪門。”

波風盯著桌上的行程表,“我們去趟上京。”

“喬姐,公司剛易主,大家都摸不清這位顧總的脾氣,不如等明天上午的高層會議開完再去上京。”小西提醒她。

“到明天黃花菜都涼了。趕緊定機票,我稍後會向吳副總請假。”波風抱起一摞檔案起身,“我先去財務部對下數據。”

小西乖巧應下。

財務室的門半開,波風看到冷秋笙在與財務負責人李莉說話。

她轉身欲走,卻聽到冷秋笙喊了聲“喬總監”。

她硬著頭皮進去,“顧總也在,我待會兒再來。”

“隻是胡亂轉轉,喬總監完全可以無視我的存在。”冷秋笙靠在一張老闆椅上,看似很閒的模樣。

李莉笑嘻嘻接過波風手中的檔案,“顧總第一次到公司,該知道的想知道的我已彙報完畢。喬總監快坐,我們一起覈對上月報表。”

波風被冷秋笙盯得發怵,直接避開離冷秋笙較近的座位。

李莉戴著高度近視鏡,對每個數字都看得十分認真,遇到不同之處,兩人就在電腦上調出原始數據。

波風手機上不斷傳來簡訊聲。

趁李莉去開檔案櫃的功夫,她瞄了眼,是元子睿發來的。

【波風,你是不是早就有我和方盈盈的視頻,就等著訂婚這天給我重重一擊?】

【你把我和謝家弄得名聲儘毀,我跟你冇完!】

······

隻兩條,她就看不下去,把元子睿所有聯絡方式拉黑。

“喬總監,麻煩把拉我進南豐高層管理群。”冷秋笙的聲音傳來。

“好。”波風剛把冷秋笙的電話從黑名單解禁,就收到冷秋笙加她微信好友的請求。

略一遲疑,她點了通過,把冷秋笙拉進微信工作群。

冷秋笙發了個萬元紅包,隻有十多位高層的微信群立馬炸窩。

“謝謝顧總”的恭維聲此起彼伏。

波風放下手機,繼續與李莉覈對報表。

半小時後,波風走出財務室。

冷秋笙緊跟,在無人的電梯口叫住她。

“喬總監,下班後一起喝一杯?”

與冷秋笙第一次發生在酗酒之後,“喝一杯”三個字令她聽出約炮的企圖。

她搖頭,“不好意思顧總,今晚冇時間。”

“那就明晚。”冷秋笙轉身進了電梯。

波風盯著緊閉的電梯門出神。

冷秋笙對她撩來撩去究竟什麼意思?

急促的來電鈴音,她想都冇想就點了接聽鍵。

“波風,我打了幾十個電話你怎麼不接!說!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元子睿在外麵養女人?”喬明山餘怒未消。

波風看了眼腕錶,“喬先生趕緊把話說完,我還要趕著去機場。”

“波風你翅膀硬了,跟親爸說話都這麼陰陽怪氣!”

喬明山深諳女兒的脾性,切入正題,“元子睿剛向我磕頭認錯,說是一時糊塗才做下錯事——”

“你又被元子睿父子灌了什麼**湯?”波風有種不好的預感。

喬明山乾笑,“謝家在錦城也算名門望族,爸的意思是既往不咎,你下個月與元子睿舉行婚禮。”

“喬明山!我到底是不是你親生的!”波風生氣結束通話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