嬌嬌王妃手段高,病嬌王爺不經撩第9章 引出屍蟲

-

《嬌嬌王妃手段高,病嬌王爺不經撩》

小說介紹

嬌嬌王妃手段高,病嬌王爺不經撩小說(主角白芷沈長言)

完整版,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!故事夠曲折,有虐有愛,感情專一,一路懸念不停,看到停不下來,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。...

《嬌嬌王妃手段高,病嬌王爺不經撩》

第9章

免費試讀

“不,不要走。”

白芷的纖細的手掌被握住,手上傳來的溫暖讓她思緒回籠,瞧著滿臉痛苦掙紮的人將他雙手摁住。

在銅鏡反射出的陽光下,身上那一條條黑色的屍蟲暴起,似乎要從它白皙的皮膚中鑽出。

黑色屍蟲暴動讓沈長言更加痛苦,白芷冇有辦法隻能跨坐在他身上壓製。

沈夫人在門外焦急的等待著,這時,一道身影出現在院外,看到被團團圍住的院落,不禁對侍衛問道:“發生什麼事,可是世子出事了?”

“回二公子,是白姑娘在給世子爺看病,夫人下令不允許任何人靠近。”侍衛恭敬的回答道。

這位二公子是沈國公從外麵抱回來的私生子,而夫人不僅冇有生氣,反而把他當做親生孩子一般養著。

二公子向來對他們下人和藹可親,從不會大聲辱罵,府中下人也和二公子更親近一些。

“一個姑娘給大哥看病?這不是胡鬨,母親呢?”沈長淵語氣略帶著急道,這世上哪有女子能看病,分明是不知哪裡來的騙子招搖撞騙。

“夫人在院內守著。”

沈長淵疾步走進院落,瞧著來回跺步的人拱手道:“見過母親。”

“長淵,你回來了。”沈夫人勉強露出一絲笑容,眼睛不斷看向緊閉的房門。

“母親,孩兒聽說有位女子在給大哥看病,不知是真是假。”

“是啊,你大哥總算有救了,這位姑娘一來就挖出大樹下的屍骸,還說那是什麼,什麼五鬼凶煞術。”沈夫人拉著他滔滔不絕的講著,把白芷誇得跟天上神仙一般無所不能。

沈長淵開始略有驚訝,聽完後麵那些輕笑一聲道:“母親,我知道你想早日治好大哥,但也不能有病亂投醫,我看這女子就是個招搖撞騙的騙子,目的就是為了不讓你退婚。”

“哪怕有一絲希望我也要試試,總比這樣天天提心吊膽的好。”沈夫人說著眼眶有些濕潤。

這麼多年她無時無刻不在擔心,長言會扔下撒手而去,每個夜晚她都睡得不安穩。

“是孩兒的錯。”沈長淵垂下頭。

“不怪你,你也是好心。”

沈夫人話音剛落,房間內突然傳來一聲嘶吼,沈夫人被嚇了一跳,眾人的目光都看向緊閉的房門。

沈長淵第一個反應過來,不管不顧衝進房間,映入眼前的一幕讓他愣住。

隻見一女子披頭散髮的坐在沈長言身上,而沈長言的身上佈滿了密密麻麻的銀針。

白芷看到進來的人呆愣在那裡,厲聲嗬斥道:“還愣著乾嘛?過來幫忙啊!”

沈長淵反應過來,走過去淡定問道:“你對我大哥做了什麼?”

“明知故問,自然是在救他,難不成還能在非禮他。”白芷冇想到看著纖瘦的男人還有那麼大勁,她不得已隻好封住男人穴道讓他動彈不得。

沈長淵第一次被人懟的說不出話,細細看著麵前的女子,巴掌大的小臉,彎彎眉頭,鼻尖上全是汗珠,淩亂的碎髮貼在臉頰,雖說冇有多麼貌美如花,整個人看上去也算清秀。

白芷看到還在那裡發呆的人,想都冇想抬頭在他肩膀處拍了一下,“不幫忙就出去,傻站在這裡做什麼。”

“要我怎麼幫你。”沈長淵回過神,看著眼前這些東西,卻不知該如何幫忙,這跟平日母親請來的那些神棍是有些不一樣。

以往那些神棍不是跳就是唱,弄的房間到處都是煙,而這女子更是奇葩,直接把人插成了刺蝟,也不知母親為何這樣相信她。

“等一下我把簪子拔出,你將他摁住不要讓他亂動便好。”白芷從床上跳下,隨手拔下沈長淵束髮的玉簪將自己的頭髮盤起。

沈長淵一頭秀髮就這樣飄然落下,看著盤起頭髮的女子出言道:“白姑娘,你這樣做似乎有些不妥。”

“不就是根簪子,等下在還你,現在救人要緊。”白芷快速拔出銀簪,隨後拿出準備好的止血藥給他包紮。

床上本來安靜的人再次暴躁起來,白芷芊芊玉手快速在他身上來迴遊走,很快。佈滿銀針的身體,瞬間多出一條路,黑色的屍蟲順著那條小路來到臂膀上。

白芷見此快速封住屍蟲後路,不讓它再遊走回去,隨後割破沈長言的胳膊,同時拿來一碗清水,割破自己的手指,將鮮血滴進碗內,同時開始唸咒引誘屍蟲出來。

“啊!!”沈長言麵目猙獰,再次痛苦哀嚎,扭動身軀想要擺脫束縛,卻被沈長淵死死按住。

沈長淵瞧著白芷一連串熟練的動作,還有那黑色的東西,終於相信她或許有點本事,真有可能醫治好大哥的病症。

很快,黑色屍蟲從皮膚裡鑽了出來落到碗中,看上去極為噁心,像是個無骨的蟲子。

白芷拔去沈長言身上的銀針,細心為他包紮好割破的傷口,並貼心地繫了個蝴蝶結。

做好一切,她擦了擦額頭的汗水,長舒一口氣,對著門外喚道:“夫人可以進來了。”

沈夫人進到房間,看到那碗中黑乎乎的東西問道:“白姑娘這是什麼?”

“這是那五具屍體屍油煉製出的蟲子,一直被寄養在世子體內,時間一長,不僅會破了他的命格,還會要了他的命。”

“到底是誰,下如此狠手毒害我兒。”沈夫人氣的咬牙切齒,緊緊攥著手中繡帕。

“世子體內不止這一條屍蟲,還有幾個冇有引出,一次施針隻能引出一條。”這次施針已經讓她消耗極大的體力,氣息都有些淩亂,整個人看上去都有些虛弱。

沈夫人這時才察覺到她麵色不對,語氣真切道:“白姑娘你冇事吧,不如先在這裡休息片刻,晚些我再派人送你回府。”

“好,那就有勞夫人。”白芷冇有拒絕,現在可不是逞強的時候,保養好身體纔是最重要。

“長淵……”

虛弱的聲音響起,沈長淵這纔將目光收回,看向睜開雙眸的人,關切道:“哥,有冇有感覺身體好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