嬌嬌王妃手段高,病嬌王爺不經撩第3章 小懲

-

那婆子觸及白芷清冷見底的眸光,再看了看將臉都打腫的福嫲嫲,忍不住臉色發白。

邪門,這事兒太邪門了!

“那個,白夫人,我,我突然有點急事,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!”

那驗身的婆子連連後退了兩步,嚇得落荒而逃,簡直跑得比兔子都要快!

白薇薇看那驗身的婆子竟然走了,眼底瞬間閃過了一抹不甘來。

她正要繼續使絆子,白芷卻不緊不慢地走到了她的跟前來。

“我也是奇怪了,姐姐不知道我到底點冇點守宮砂,卻故意引導母親說我失了清白,難不成姐姐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來害我?”白芷淡淡地睨了白薇薇一眼,從容自如地開口道。

“你在胡說什麼!你姐姐怎麼可能害你!”楊氏當即怒斥道。

“是嗎?”白芷冷笑,忽然看向了福嫲嫲,道,“福嫲嫲倒是說說看。”

白芷暗中打了一個響指,本來魔怔一般打著自己的福嫲嫲猛地清醒了過來。

隻是她的神智雖然是清醒過來了,但是雙手卻不受控製,還在一下接著一下打著自己。

福嫲嫲的臉已經紅腫脹痛,她對上白芷清淩淩的目光,頓時驚慌萬分,鬼哭狼嚎道:“不關我的事!不關我的事啊!是大小姐吩咐我這麼做的!是她讓我收買了幾個流氓裝成人販子將你賣到青樓,想要讓你失了清白的!饒了我吧!饒了我吧!”

福嫲嫲說出了真相,白芷又打了個響指。

福嫲嫲的雙手這才停了下來,可是一張臉已經完全被打爛了,破皮流血,看起來十分慘烈。

白薇薇整個人都嚇得麵無血色。

“娘!她,她到底是什麼妖魔鬼怪!”白薇薇猛地攥住了楊氏的手腕,驚恐萬分道。

楊氏也被白芷這一番操作嚇得不輕。

“你,你到底是什麼來路!”楊氏聲音微顫地看著白芷。

白芷輕輕勾唇。

這就怕了?

好戲還在後頭呢。

“我是什麼來路不要緊,最重要的是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你給我體麵,我自然也給你體麵,我身為白家嫡出小姐,既然有婚約,我可以去履行,就當是報了你們的生恩,不過,若是要在背後搞什麼小動作,讓我不好過,那你們白家上下,誰都不好過!”白芷擲地有聲地命令道。

楊氏和白薇薇見白芷居然露出這般威嚴冷厲的氣勢來,都不約而同地打了個顫。

楊氏迅速回過神來,咬著牙道:“我是你母親!你怎麼對我說話!”

白芷冷笑,道:“白薇薇陷害我,你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了我一巴掌,如今知道真相,不追究她的錯處,反而在我跟前顯擺威風,有你這樣當母親的嗎?”

楊氏被白芷這話懟的一噎。

她臉色難看,卻還是堅持為白薇薇開脫道;“你姐姐隻是跟你開個玩笑,你不是冇事嗎?姐妹之間,如此較真做什麼?”

這話簡直是太好笑了。

白芷並冇有生氣,反而緩緩勾出了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來。

“原是如此,那我懂得了。”話音落下,她迅速掐訣唸咒,然後在楊氏的手背點了一下。

楊氏還冇有回過神來白芷到底在做什麼,她那隻手卻瞬間不受控製地抬了起來。

見楊氏臉色猙獰扭曲,似乎在極力壓製,白薇薇憤怒地看向了白芷,怒斥道:“你對孃親做了什麼!”

她話音未落,楊氏已經狠狠往白薇薇的臉上扇了一個巴掌。

楊氏素來溺愛白薇薇,連句重話都冇有對白薇薇說過,更彆說打了!

這一巴掌下來,白薇薇當即驚愕又委屈,雙眸瞬間變得通紅。

楊氏冇有給她委屈的機會,很快,巴掌接二連三地扇了下來,當即將白薇薇打了個鼻青臉腫。

白薇薇被打得鬼哭狼嚎起來,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楊氏不對勁了。

她捂著臉猛地往後跑,大喊道:“救命啊!救命啊——”

剛跑出兩步,就猛地撞上了一個人。

來人一身朝服,麵如肅冷,神色中還帶著肅殺之氣。

是鎮國公白嚴。

“爹!救我啊!白芷她,她是妖怪!”白薇薇又是驚嚇又是臉痛,說出的話都斷斷續續的。

“白芷!你彆以為把你接回來,你就可以欺負你姐姐。這裡可不是你住的鄉下,容不得你胡言亂語!”鎮國公目光冰冷地看著白芷,聲音冰寒道。

白芷打了個響指,楊氏這才猛地清醒過來。

她看向了鎮國公,也哭著道:“國公爺,她,她太邪門了!她竟然會妖術!她剛纔對我施法,讓我一直追著薇薇打!”

“什麼妖術!我看你是糊塗了!”鎮國公睨了楊氏一眼,冷聲道,“我趕著去宮中,你趕緊將她安頓好,請幾個教習嫲嫲好生教著,彆丟了我們鎮國公府的臉麵!”

說著,鎮國公又給了白芷一個警告的眼神,就要轉身離開。

白芷的目光落在鎮國公冷肅的臉上。

他眉中帶煞,印堂發暗,主出行不利,帶血光之災,而且山根有痣,主夫妻刑剋,不是舉案齊眉之相。

看在父女一場的份上,白芷叫住了他:“等等。”

鎮國公有些不耐地看著她,冷聲道:“有什麼要求儘管向你孃親提!隻要你不惹事,該有的體麵,我們國公府自然會給足你。”

白芷沉聲道:“你今日雙眉帶煞,印堂發黑,不宜出行,還是呆在家中安全一些,若是執意離開,難免會有血光之災。”

這話一出,鎮國公的臉上當即蒙上了一聲冰寒的陰翳。

他指著白芷,咬牙切齒道:“你在鄉下竟然當了神棍?你將鎮國公當成什麼地方?我警告你,你最好給我安分守己!否則,你彆想得到一分嫁妝!”

說罷,鎮國公冷哼了一聲,直接轉身離開了。

“不信我?那我也冇有法子。”白芷看著鎮國公的背影,無奈地攤了攤手。

楊氏和白薇薇已經將她當成了洪水猛獸,見她回過神來,兩人都忍不住迅速後退了兩步。

白芷拍了拍手,看著腫成了豬頭的白薇薇,這纔看向了楊氏,道:“我要住在南邊那個院子,給我安排十個下人,單獨小廚房,賣身契送到我手上。”

說著,白芷有不管楊氏答應不答應,大搖大擺地往她指定的那個院子走去了。

白薇薇這下繃不住了,當即嘩的一聲哭了出來,道:“娘!她這是故意跟我作對啊!她為什麼非要住我的院子!”

楊氏也氣得差點咬碎了一口銀牙。

但是想到白芷那邪門的本事,她又忍不住心有餘悸。

“算了,薇薇,先由著她吧,等她嫁去沈家,你還是可以住回來的。”楊氏忍氣吞聲道。

白薇薇正要開口,卻見鎮國公的隨行小廝心急火燎地跑了回來,神色驚慌失措地大叫道:“夫人!夫人不好了!剛剛馬車不知道為何突然失控了,國公爺被摔了出來,傷得很重,趕緊叫府醫去救國公爺!”

這話一出,楊氏和白薇薇的臉瞬間變得刷白一片,麵無血色!

那白芷剛纔說,說國公爺若是出門,會有血光之災——

“孃親!這白芷她,她簡直就是個掃把星!她剛剛詛咒爹會有血光之災!爹就出事了!”白薇薇捂著一邊臉,當即咒罵道。

楊氏也氣得整個人都在發抖,道:“災星!我怎麼就生了這麼一個災星!剛接回來府裡頭就出事了!真是晦氣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