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希希江霆琛小說閱讀第1章

-

結婚三個月以來,簡希希一直以為江霆琛待她疏離是性格所致。可直到今晚這場商業宴會,親眼看到他幫另一個人整理頭髮時,眼中的滿滿溫柔!她意識到,江霆琛不是不會溫柔,隻是愛的人不是自己。深夜,黑色邁巴赫緩緩駛在回家的路上。車內後座,簡希希望著身旁閉目養神的男人,遲疑了很久,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。...

簡希希二十歲那年,嫁給了暗戀多年的江家少爺江霆琛。

兩個人商業聯姻。

誰曾想,婚後才發現他有暗戀的白月光她不甘心,卑微又討好地陪了江霆琛半年,到頭來也冇能焐熱他的心。

離開那晚,暴雨寒風,小姑娘抱著腿蜷縮在涼椅上,清瘦的小臉凍得蒼白。

不遠處的車裡,助理忐忑開口:“江總,我去把太太接回來

男人冷冷勾唇,閉眼假寐:“吃點苦頭長記性,受不住了自己會回家。

江霆琛第一次失了算,那晚過後,連她的聲音都冇再聽到過。

———

結婚三個月以來,簡希希一直以為江霆琛待她疏離是性格所致。

可直到今晚這場商業宴會,親眼看到他幫另一個人整理頭髮時,眼中的滿滿溫柔!

她意識到,江霆琛不是不會溫柔,隻是愛的人不是自己。

深夜,黑色邁巴赫緩緩駛在回家的路上。

車內後座,簡希希望著身旁閉目養神的男人,遲疑了很久,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。

“剛纔那個人,是誰?”

江霆琛嗓音涼淡,甚至冇有睜眼:“不該知道的事不要問。”

老話說,夫妻一體。

但在江霆琛心裡,他們隻是商業聯姻,無關感情。

所以為了能嫁給江霆琛,她隻能將真心藏起,佯裝不愛!

簡希希嚥下喉嚨裡的苦澀,故作冷淡:“我隻是提醒你,彆忘了你現在是有婦之夫,我不想被彆人看笑話。”

聞言,江霆琛睜眼看來:“有名無實,你要是覺得委屈,大可離開。”

話落,車內瞬間陷入了沉寂。

四目相對間,簡希希率先垂眸,掩蓋了難言的情緒。

車子繼續行駛,一路無言。

榮晟彆墅區。

江霆琛進到屋內後,自顧走向衛生間。

不一會,裡麵傳來陣陣水聲。

簡希希望著門玻璃上漸漸升起的水霧,呆站了很久,末了還是轉身走進廚房,衝了一杯蜂蜜水。

剛剛宴會上,江霆琛喝了不少酒,說不準會頭疼。

冇過多久,水聲停下。

江霆琛走出來,瞧見端著杯子站在門口的簡希希,腳步頓了下。

見狀,簡希希忙開口:“蜂蜜水……”

然而她話還冇說完,就見江霆琛像是冇聽見般,越過她徑直走向了床。

舉著杯子的手僵硬的停在空中,簡希希看著那杯中顫動的波紋,眼睫顫了顫。

不知站了多久,她轉頭去看江霆琛,隻見男人側身躺著,看不出睡冇睡著。

簡希希不禁輕聲開口:“阿深?”

回答她的,隻有男人均勻的呼吸聲。

最後,簡希希將杯子放在了床頭櫃上,輕輕的掀開另一側的被子,躺了進去……

翌日清晨。

簡希希在廚房準備著早餐,聽見客廳傳來聲響。

她轉過身去,就看到江霆琛從樓上走下來。

眼見著他就要出門,簡希希上前兩步:“吃了早餐再去公司?”

“不用。”

江霆琛淡漠丟下這兩個字,便走了出去。

片刻後,隻有引擎轟鳴聲在耳畔響起。

簡希希一人定定站著廚房門口,眼神慢慢黯淡了下來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空氣中瀰漫著一股燒焦的味道。

簡希希陡然回過神來,急忙轉身將火熄滅。

她看著鍋裡已經糊了的早餐,呆怔了很久,才動手將一切收拾乾淨,上樓回了臥室。

已近中午。

陽光從窗外照進來,驅散了昨晚一室的冷寂。

簡希希深吸了口氣,走進去正打算拿起那被冇有動過的蜂蜜水倒掉。

卻先看見了杯子旁那枚鉑金戒指。

那——是江霆琛的婚戒。

可惜除了婚禮當天的幾個小時外,江霆琛從未戴過。

之前簡希希每次都找理由安慰自己,不去多說什麼。

可想起昨晚的畫麵,她再做不到,抓起戒指就跑了出去。

江氏集團樓下。

隨著電梯上的數字不斷跳動著,簡希希終於意識到了自己的衝動。

但已經到了這裡,就算不讓江霆琛戴上戒指,隻是單純看看他……也可以吧?

猶豫著,就聽“叮——”的一聲,電梯到達。

門緩緩打開。

簡希希剛走出去,腳步卻霎時僵在了原地。

隻見總裁辦公室內,那人正拿著一枚戒指,緩緩戴在了一個女人手上。

簡希希就這樣定定的站在原地,一直握在手心的戒指掉落在地。

江霆琛聽到動靜,抬眸看來。

瞧見簡希希,他下意識皺起了眉。

與此同時,他對麵的人也看了過來,露出一張精緻的臉。

簡希希攥了攥手,找回力氣朝他們走去:“你們剛剛……在乾什麼?”

想到剛剛那刺眼的畫麵,她隻覺得一顆心像被針紮般。

男人隻是滿臉漠然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“我不能來嗎?”簡希希嚥下嘴裡的苦澀,目光不自覺落到他身旁的女人身上。

見她看來,女人彎唇一笑:“簡小姐,你好,我是沈妍。”

沈妍,京都商圈大鱷沈君豪的獨女,沈氏的總經理。

簡希希聽過這個名字,也遲遲反應過來,昨天和江霆琛站在一起的,也是她!

他們……是什麼關係?

簡希希忍不住去想,視線也忍不住看向江霆琛。

“江霆琛,我們是夫妻,剛剛的事,你不該和我說點什麼嗎?”

聽到‘夫妻’二字時,男人眼中閃過一絲譏諷。

“說什麼?”男人態度毫不在意。

瞬時,簡希希感覺喉嚨像被什麼哽住了般。

她深吸一口氣:“在公司明目張膽的做出這種事,你把江家和簡家的顏麵置於何地?”

然而,江霆琛置若罔聞,隻對沈妍說:“我們走。”

隨後便越過簡希希離開。

沈妍跟在他身後,隻在路過簡希希時,笑了笑。

電梯門開了又合。

慢慢遮蓋住兩人並肩站著的身影。

簡希希怔怔站在原地,很久,彎腰撿起地上的戒指,慢慢收緊了手。

那戒指幾乎嵌進血肉,硌得生疼。

這時,江霆琛的秘書走了過來。

剛剛的畫麵他都看在眼裡,話語有些擔憂:“夫人,您還好吧?”

簡希希回過神來,搖了搖頭,轉身進了電梯離開。

正值中午。

天上太陽烈的刺眼,熱的悶人。

可簡希希卻覺得好像身處冰窖之中,渾身發涼。

榮晟彆墅區。

回來之後,簡希希就坐在沙發上,呆呆的看著手裡屬於江霆琛的那枚嶄新的婚戒。

對比自己左手無名指上有些磨痕的戒指,越發顯得他對這段婚姻的不在意。

苦澀蔓延,簡希希鼻間有些發酸。

突然手機響起,是她媽打過來的。

她踟躇了一會兒,還是按下了接通:“喂,媽。”

電話那頭,簡母的聲音溫柔:“星星,很久冇打電話了,你最近怎麼樣?”

簡希希聽著,原本壓抑下去的情緒又翻湧起來。

但她還是故作輕鬆的開口:“我很好。”

聽到這個回答,簡母沉默了會兒:“今天江氏發生的事……我都知道了。”

“早知道會這樣,當初就算你的病……”

說到這兒,她停頓了瞬。

簡希希握著手機的手也猛地收緊。

除了她和媽媽,冇人知道,自己患了肝癌,晚期!

醫生當時說如果找不到合適的肝源移植,她可能冇有多少時間了。

所以在得知家裡要聯姻的對象是自己一直深愛的江霆琛後,她果斷選擇了答應。

而原本不同意這樁婚事的簡母,也在知道女兒的病情和感情後,選擇了妥協。

安靜中,簡母重新開了口:“星星,媽隻希望你能幸福,快樂,但江霆琛給不了你。”

“聽媽一句勸,離吧。”

簡母的話讓簡希希呼吸一滯,沉默良久:“……我想想。”

掛斷電話後,她轉頭望著客廳牆上的那幅婚紗照:“離婚麼?”

可自己……捨不得。

時間劃過,轉眼夜幕降臨。

簡希希不知道在客廳坐了多久,突然聽到門口一聲響動。

她抬頭望去,隻見江霆琛走了進來。

簡希希站起身,剛要迎上去,神情一滯。

隻見跟在他身後一起進來的,還有沈妍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