喚醒重生第2章

-

然後心懷忐忑地給我媽打了個電話:

「媽,我冇錢了~」

我媽像是在忙著什麼,周遭有點吵,說話心不在焉的:

「知道了,一會兒給你轉……八萬!」

八萬???

我爸媽都是普通退休工人,平時給我打生活費都是兩千!

什麼時候這麼壕了?!

我當即腦補出了一場父母是隱形富豪的大戲!

激動的心,顫抖的手!

可正當我想多拍拍老太後的馬屁,好讓她再多給點時——

我媽卻不耐煩了:

「還有事兒嗎?冇事兒我掛了啊,打麻將呢……九筒!」

「……」

成吧,是我想多了。

我媽這是用段子逗我呢。

最後銀行卡到賬2000。

萬幸的是——

在我堅持不懈地微信轟炸、賣慘和甩鍋之後,裴也終於鬆了口。

他答應我,隻需賠償十分之一的損失就行!

20萬債務,瞬間變2萬!

還可以按月分期償還。

畢竟我毀了的是一條價值六位數的奢侈皮帶。

能減免到這程度也不容易,我認賠。

為了節儉,我晚上連飯都省了,直接啃黃瓜。

我還準備找個兼職,爭取儘早還清。

隻不過,計劃還冇來得及實施——

一張照片就忽然刷爆了表白牆!

照片裡,有個酷帥的男生,雙手撐著牆壁,正把一個女生圈在懷裡。

他動作強勢,眼神卻溫柔,像極了在告白。

我嘴裡叼著的黃瓜「吧嗒」一下,掉了……

因為——

男生是校霸。

女生是我……

室友們一臉嗑到了的表情,把我搖成了個不倒翁:

「唐詩詩,你不夠意思啊!被校霸表白了,居然不告訴我們?」

我麻了:

「如果我說,他冇表白,他其實是在跟我要錢,你們信嗎?」

宿舍裡一陣迷之沉默。

我乾脆把喝醉了之後乾的荒唐事給簡單概括了一遍。

結果,她們看我的眼神都變了——

就像在看奇行種。

但很快,她們又開始莫名其妙地嗑了起來:

「要不,你真的以身相許了吧?」

「是啊,校霸長得可比江辰好看,這波你占便宜了,不虧!

「還錢什麼的不重要,你先說說昨晚的細節!」

……救命。

我倒在床上挺屍,放棄掙紮。

於是,我從此多了一個「校霸告白對象」的頭銜。

我在學校裡走紅了。

因為這,連去食堂乾飯,我都故意挑人少的時候。

偏偏,躲過了同學們,卻冇躲過前任。

好巧不巧,江辰和裴瑩一副恩愛膩死人的樣子,坐在了我對麵。

裴瑩是係花,又是傳說中的白富美,居然也跑來吃低價的學校食堂了?

稀奇。

她掃了我一眼,那態度十足的輕蔑。

下一秒,她把手裡的飲料瓶遞給江辰,聲音嬌嬌的:

「辰哥,幫我擰一下瓶蓋~」

江辰把瓶子接過來,心甘情願地伺候著她。

以前,他跟我在一起的時候,從冇為我做過這些。

我懂了。

原來裴瑩不是來吃飯的,她是故意帶著江辰跑來食堂噁心我的。

我碗裡的辣椒醬瞬間就不香了。

為了避免反胃,我決定離這對男女遠一點。

可我剛要走,江辰卻開口叫我:

「詩詩,我有話想跟你說,一起吃個飯?」

一起吃飯?我跟他的新歡?

我氣笑了:

「都說合格的前任就應該像死了一樣,江辰,你能死遠點嗎?」

江辰的神色立刻沉了下來,他朝我走了兩步,用質問的語氣:

「你真的跟裴也在一起了?」

我上來一股子火氣:

「怎麼的,你能找係花,我就不能找校霸?」

江辰的表情難看極了。

好像我跟他分手之後,這麼快就有了新男友,對他來說是什麼奇恥大辱一樣。

裴瑩卻忽然在後麵嗤笑了一聲:

「算了吧唐詩詩,裴也是我哥,我還不知道他?

「他那個硬骨頭,可不是你能啃得動的。」

我聽完,一口氣堵在胸前,感覺憋得很。

偏偏,裴瑩說的卻是實話。

可就在這時,不遠處卻傳來一聲懶洋洋的冷笑:

「誰說的?我的骨頭是軟是硬,她早就啃過了。」

裴瑩一聽到這句話,臉色瞬間就白了。

而我轉過頭——

則看到,裴也高瘦俢長的身影像是鍍了光,正朝我闊步走來……

……

那一刻,我有些晃神兒。

為什麼,裴也朝我走來的這個場景……我好像經曆過?

這個念頭一起,忽然,有一些細碎的畫麵從我的腦海裡閃過!

我竟然憑空多出來一段奇怪的記憶……

我記起一個男人——

他和裴也長得一模一樣,連名字都一致。

不同的是……

他不再是痞裡痞氣的學生打扮,而是身穿一身質地名貴的西裝。

那個裴也,看起來已經二十六七歲左右,身形修長,有著桀驁而淩盛的氣場。

白天,他在人前總是一臉的矜貴冷漠,可一到晚上,他就會像頭凶巴巴的小狼狗一樣,黏在我身邊,紅著眼睛,賭氣似的對我說:

「唐詩詩,我睡不著,哄我。

「唐詩詩,禮物在衣帽間,是你喜歡的香奶奶限量款。

「唐詩詩,是我好看,還是人民幣好看?

「唐詩詩,你不是喜歡錢嗎?我給你很多錢,叫聲老公聽聽?」

……

這段記憶裡的對話來得莫名其妙,又戛然而止。

回過神來之後,我呆呆地看著眼前的裴也。

記憶中,男人那張清冷傲嬌的臉,與迎麵走來的少年漸漸重疊在一起。

我懵逼了。

難道是最近「我被校霸告白」的這個緋聞傳得太凶,再加上身負钜額債務,所以壓力過大,導致我精神都不正常了?!

我竟然幻想以後會跟校霸同床共枕,叫他老公,還被他送了一櫃子的香奶奶!

這白日夢做得真是絕了……-